当前位置:www.887700.com-新萄京棋牌官网 > 历史 > 第2节 大义灭亲的石

第2节 大义灭亲的石

文章作者:历史 上传时间:2019-10-07

卫桓公继位后,弟弟姬州吁仗着持有兵权,骄横奢侈,桓公就罢免了他的职务,州吁外出逃亡。 原来当初石劝庄公不听,州吁骄狂一日胜似一日。石的儿子石厚又成了州吁的铁哥们。经常在一起吃喝游猎,甚至骚扰居民,气得石把石厚打了五十鞭子并锁进了空房,石厚找机会跑了出去,干脆住在州吁的府中不回来了,气得石无可奈何。 庄公去世后,桓公生性懦弱,石知道他成不了什么大事就辞政回家不再参与朝政。 州吁从此肆无忌惮,天天和石厚在一起研究政变夺权。 正赶上周平王辞世,讣告到了卫国告知周桓王继位,卫桓公就要去周吊丧,同时祝贺周桓王继位。石厚对州吁说:机会来了!明天主公去周,你可以在西门为他饯行。我带五百甲士埋伏好,你事先藏带短剑刺杀他,有不服的我们一并除掉,国君之位就是你的。 州吁握有兵权调兵方便,就让石厚带了五百精兵埋伏在西门外,州吁亲自驾车迎接桓公到行馆,并安排好了筵席。州吁在筵席上起身敬酒,桓公很高兴,嘱咐说我不在家期间你要小心摄政,我也就一个多月就回来了。州吁说:兄长放心前去,朝中的事我会小心在意。 过了一会州吁又起身敬酒,桓公一饮而尽。桓公斟了酒回敬州吁想再嘱咐两句,州吁双手去接,假装失手,酒盏落在了地上,就急忙去捡并亲自涮洗干净,又斟满了酒敬给桓公。州吁趁桓公举盏饮酒的机会,闪身到他身后,快速抽剑就刺,剑尖从前胸透出,桓公当场毙命。 随驾的群臣知道州吁勇武,又是有备而做谁敢找死。石厚带兵围了行馆,镇压住了桓公随行护卫和臣公。州吁用空车载着桓公尸体回城说是突发急症暴死,州吁自立为君,用石厚为上大夫。桓公的弟弟姬晋逃到邢国避难去了。 州吁继位才三天,国内就到处传闻他弑兄夺位的事。州吁就想用征伐邻国的办法来转移国人注意力,也借机为自己立威。就找石厚商量,石厚说:邻国当中除了郑国都关系和睦,要伐就只能伐郑。 州吁说:郑国刚和齐国结盟,我们伐郑齐国必然出兵,以一敌二我们不是对手。石厚说:现在的诸侯国中,异姓封国宋国爵位最高,同姓之国鲁国最受尊崇,如果 主公想伐郑,可以派使者联合宋、鲁两国,请他们联手,再说服陈、蔡两国,以五国之兵伐一个区区郑国应该不成问题。州吁说:郑正在和周闹矛盾,陈和蔡与周关 系亲密,如果说伐郑,这两国不会说不。但宋和鲁是大国,怎么能听我们的?石厚说:主公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,当年宋穆公继位于他兄长宋宣公,穆公临终时要报 兄长让位之恩才赶走了儿子子冯,传位给宣公的儿子子与夷。子冯怨恨父亲跑到了郑国,现在被郑伯收留,我们说联兵伐郑可以帮他除去子冯这个心腹之患,宋国必 然出兵。至于鲁国,事权都掌握在公子姬挥手中,这人贪鄙成性,用钱收买就行了。 州吁派使者去了鲁国、陈国、蔡国。唯有去宋国的使者人 选没定下来。石厚给他推荐了能言善辩的宁翊,州吁就用宁翊去了宋国。到了宋国宋殇公问:卫为什么要伐郑呢?宁翊说:因为郑伯无道,诛其弟而囚其母。我们国 君因为宋、卫与郑同仇,所以派我来邀兵相助。宋殇公说我和郑国相处的和睦,怎么能说和卫有同仇呢?宁翊说:这事不便公开说,请君主退去左右人等,我才能 说。殇公看他神秘兮兮的样子就更想知道为什么,让侍臣侍从们退了下去。宁翊近前对宋公说:请问君侯您的君位从谁那得来的?宋公说从我叔父穆公那继承来的 呀!宁翊说:周的礼制父死子继这是常理,穆公就是有尧、舜之心,子冯未必不怀恨在心。他身在邻国心在宋,日夜谋划夺了宋的君位。郑伯容纳子冯,一旦有了机 会兴兵送子冯回国夺位,国人感念穆公之恩而拥戴其子,那时内变外压,还有你的君位吗?卫国此举是为了卫,同时也是为了宋。我们共同灭郑,你除了子冯,我们 报了国仇,不是两得其便吗?一番话把宋殇公说服了。 宋殇公派兵助卫伐郑,鲁国姬挥得了贿赂也力促鲁军出国助战,并且亲自带兵来了,陈、蔡两国的军队也如约而至。五国联军组成了。 因为宋的爵位最高,就公推宋做了盟主。联军用石厚做了先锋官,州吁亲自领兵接应,供应粮草又犒劳四国之兵。五国联军共出战车一千三百乘,把郑国都城围了 个水泄不通,石厚借机把东门外的粮食抢收带走做了战利品。州吁想攻城,石厚出主意说:主公!我们不能攻城,攻城耗费时日,国内不稳,一旦有什么变故怎么 办?我们已经打赢了,目的达到了,应该马上收兵。州吁听了石厚的主意收兵回国。给足了另外四国犒赏,另四国也撤了兵,这场伐郑战争汹汹而来,草草收场。 石厚在回军的路上故意让三军齐唱凯歌。偶然间却在路上听到有人唱道: 一雄毙,一雄兴。 歌舞变刀兵。 何时见太平? 恨无人兮诉洛京! 州吁听了歌声对石厚说:国内还是人心不平,怎么办?石厚说:我父亲当年位居上卿,历来被国人信服,主公如果能让他入朝掌政,国人必然心服。 州吁让石厚拿了白璧一双,白粟五百钟去慰问石,并请石入朝参政。石推脱说身体不好,既没受礼也没入朝。 州吁又问石厚:你父亲也不来,那我想登门问计,怎么样?石厚说:主公就是去了,他老人家也未必肯见,我先试探一下。 石厚回家向父亲致上了新君敬慕之意。石说:新主人召见,想要做什么?石厚说:因为国内人心不服,主公怕君位不保,想请您帮助出个主意。石说:诸侯即 位应该向周天子请求册封,新主公如果能去朝见天子,拿到天子的册命,还会有人嚼舌头吗?石厚说:这倒是个好办法,但没什么理由入朝,周王就会疑心,如果有 个得力的人通融一下最好。石说:陈侯一直因为忠顺周王而得周天子的喜爱,我国和陈国又十分友好,最近还在一起联兵伐郑,让新主公去陈国求陈侯通融,事情 准成。 石厚回来把这话向州吁一汇报,州吁高兴地备了厚礼,由石厚护驾就去了陈国。石和陈国主政大夫子针关系密切。他割破手指写了一份血书给子针,请他转达陈桓公。信中说: “外臣石百拜致书陈侯殿下:卫国褊小,天降重殃,不幸有弑君之祸。此虽逆弟州吁所为,实臣之逆子厚贪功助桀。二逆不诛,乱臣贼子行将接踵于天下矣。老 夫年耋力不能制,负罪先公。今二逆联车入朝上国,实出老夫之谋。幸上国拘执正罪,以正臣子之纲,实天下之幸,不独臣国之幸也!”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(www.lishixinzhi.com)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。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本文由www.887700.com-新萄京棋牌官网发布于历史,转载请注明出处:第2节 大义灭亲的石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