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www.887700.com-新萄京棋牌官网 > 历史 > 太平天国英武猛将李开芳北伐兵败冯官屯,临刑

太平天国英武猛将李开芳北伐兵败冯官屯,临刑

文章作者:历史 上传时间:2019-10-06

出发,奉命北伐, 直捣清王朝的政治中心——北京。北伐军按照洪秀全、杨秀清“师行间道, 疾趋燕都,毋贪攻城夺地縻时日”的指示,迅速挺进安徽、河南。至浦口与吉文元部、朱锡锟部会集。先后北上,进安徽,克滁州、临淮关、凤阳、怀远、蒙城、亳州。

1853年6月中旬,李开芳北伐太平军在河南商丘宋家集大败河南巡抚陆应谷所部4000余名清军,缴获火药1万余公斤,占领了豫东重镇归德府。后包围开封,扎营在朱仙镇。时逢暴雨,平地水深盈尺,经中牟、郑州、荥阳到巩县,在巩县洛河得到当地百姓支持,利用民船渡过黄河。7月,围怀庆,与敌激战。9月,撤围,由济源进山西,克垣曲、绛县、曲沃、平阳等地。复折回河南,从涉县、武安入直隶,夺临洺关,击溃直隶总督讷尔经额所部清军1万余人,进而挥师北指沙河、任城、 藁城、 深州等地, 10月13日,直逼保定城南30公里的张登镇,北京大为震惊,京城内官绅 3万多户逃出。捷报传至天京后,合朝将士喜庆,天王洪秀全又加封林凤祥为靖胡候、 李开芳为定胡侯。

咸丰帝急令惠亲王锦愉、科尔沁王僧格林沁负责京畿防务,带兵堵截。由于太平军转战千里,兵员不断损耗,粮食弹药供应不上,战斗力大大减弱。林凤祥、李开芳虽尽最大的努力,终因孤军深入,未能突破保定清兵的防线,只好改变从保定直取北京的计划,决定沿滹河东进,从晋州、深州、献县、沧州一带进占天津,再从天津侧翼横插北京。10月 29 日,太平军攻克了距天津仅40 里的静海县和独流镇。天津知县谢子澄组织地方团练 4000余人抵抗,并掘开南运河堤岸,使天津城外成为湖泽,太平军攻势受阻,只好退守静海,与清军对峙了三个多月,攻势受挫,渐入困境。林凤祥、李开芳所部由于断绝了与天京的联系,又得不到粮食和冬衣的接济,处境十分之艰难。

1854年2月,因粮弹、寒衣不继,援军未达,经大城、束城、献县南撤。3月,占阜城。5月,退至东光连镇,挟运河固守以待援军到来。

僧格林沁是个经验老到的武将,他将自己军队扎于河东,命托明阿部屯于河西。胜保一部在击败太平军援军后,整齐人马回返,与两部清军汇合紧围连镇。

当时已闻援军开始北上,遂由李开芳分骑兵迎接,行至山东高唐州,李开芳这才得知北伐援军已经失败。无奈之下,他只得率军据高唐死守,与前来攻打的胜保展开生死最后较量。从此以后,林凤祥、李开芳二人军分势单,只得各自为政,能拖一天就是一天。1855年1月7日,清军猛攻西连镇,几乎杀尽坚守西连镇的太平军。2月林凤祥弃守西连镇,集中兵力守东连镇。清军统帅僧格林沁将连镇层层包围,待至雨季到来,清军又引南运河水,将连镇淹泡,使北伐军陷入弹尽粮绝的境地。3月7日,在孤军奋战9个月后,连镇终被清军四路攻陷,林凤祥因重伤,偕部分将士退入地道暗室,翌日被叛徒施绍垣出卖而被俘,最后被害于北京西市。

1855年3月17日,李开芳自高唐州突围后,来到了平县冯官屯驻兵抗拒清军。3月19日,僧格林沁马上以优势兵力向太平军发动猛烈进攻。清军蜂拥而前,很快由屯西攻入村内,与太平军短兵相接,展开肉搏,战斗场面极之惨烈。太平军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,浴血奋战,杀伤了一批又一批清军。但太平军伤亡亦重,终以敌众我寡,被迫放弃西面两村,退守冯官屯东南一隅,继续抵死抗拒。3月22日,清军从高唐运来大炮,遂向冯官屯轰击,“官军以巨炮轰击,仓箱尽毁”,太平军伤亡多人,致使“村内房屋,皆被击塌”。在此情况下,勇敢机智的太平军将士们,在村内挖掘地壕,由地下通行,又在壕沟中挖掘地窖,“以避枪炮”,在窖外,又遍挖小孔,“伏于地下向外瞄视”,若官兵来攻,即向敌开枪”,故能击敌而不为敌所击。李开芳甚至还利用所挖地道,对付清军炮队,将僧格林沁“炮台轰倒,击死炮队弁兵多名”。

太平军以数百之众,英勇顽强地与清军抗战,官军每次进攻都丢下一大批的尸体,僧格林沁又故技重演水攻连镇的做法,将“沿河筑堤”,开渠引水入屯。由于“运河势低,冯官屯地高”,僧格林沁“先将四周筑墙,外挖宽沟,挖壕之土,加培内墙”。僧格林沁征集大量民夫,筑堤挖渠,“自东昌三孔桥起,至冯官屯石桥止”。此沟口宽五、六米,底宽二米有余,深约二米,长达123华里,费时超过一个月,用去52000余贯钱,到4月19日才完工,工程完工后即引运河水入壕沟。僧格林沁又飞速调集民夫2000人,用水车巴斗将壕沟水灌入墙内,墙外仍筑土墩,排列枪炮,“令兵勇站立瞭望”,以“加意防范”,以防太平军“突出挖墙倒浸”。“自水灌入壕后,将贼偷挖地雷多处均冲塌陷。”从此,北伐太平军的斗争,便进入了最艰难困苦的阶段。

在此期间,太平军也一面作坚守阵地,一面继续寻找突围的机会。太平军将士在试图突围过程中还阵斩了僧格林沁的亲随、三等侍卫巴萨拉,连僧格林沁坐骑前胸亦为抬炮穿过,随从戈什哈也被太平军击毙,后因众寡悬殊,太平军无法突围,只得退回屯内。清将僧格林沁引运河水灌冯官屯,李开芳部以700之兵对抗清军万余之众坚守冯官屯40 天,终因众寡悬殊,不能久守。

5月28日,当时僧格林沁假说希望李开芳来投降。于是李开芳将计就计,想要立用诈降突围来扭转局势。李开芳选派勇士130人诈降入僧营,准备里应外合突围,不料被僧格林沁识破,僧格林沁深知李开芳有诈降之意,就派人牵两条巨绳,绳头放在冯官屯中,绳尾系于清营大树上,命令“投降”的太平军脚踏一绳、手牵一绳,一个一个地走过来。清军将士在营内严防,对过来的每一个人登记造完册后,皆一个一个进行捆缚,然后押往营后集中,再进行集体屠杀。

冯官屯内的太平军李开芳以为刚刚过去了的130多人到清营那边后,就可以来一个里应外合,马上突袭就可以将僧格林沁部打垮,于是指挥手下将士瞬间点燃残存的炸药大炮,向外猛烈轰炸。由于僧格林沁早有防备,射程内根本没有清兵在密集,仅仅砂弹溅伤几个人而已,太平军诈降突围失败。5月31日,李开芳率部百余人,泅水突围时和将士在濠边被擒,不久随即送北京城。被囚禁的太平军当中,当时李开芳最为不驯,在被俘押到清朝蒙古王爷僧格林沁大帐时,李开芳端座帐下,首先开言说:“如果僧王能使朝廷恕我反叛之罪,我愿意前往金陵说降同党……肚中饥饿,王爷可否先赏我一碗饭食?僧格林沁阴沉着脸,挥手示意属下抬上一大盘热酒热菜,放到盘腿而坐在地上的李开芳面前。李开芳立刻开怀畅饮大嚼。其间谈笑自若,食得又饮得,胃口奇佳,在僧王及帐内数十名清军高级将校恶意炯炯的注视下从容进食……李开芳吃着菜、痛饮着酒,对僧格林沁毫不买帐。

6月11日当敌人把李开芳和部下七人用寸磔酷刑凌迟处死时,他们都昂首扬眉,怒目四顾,他和手下的太平军将士高声对围观的人群说:“自出天京,所向无敌,清妖不堪一击,灭亡就在眼前”。最后,李开芳与大将黄懿端、谢金生、李添佑、谭有桂、韦名传、曹得相、刘志隆等八人被清政府凌迟处死,部下猛将黄懿端在临刑时飞脚把刽子手踢死两个,踢伤两个,把围观的清兵都吓倒了,观众万头攒拥。据说足足凌迟了三四个时辰,一刀一刀的细细地慢割……每割一刻,即用醋盐水淋其全身,不让其昏死过去。

1863年,李开芳被追封为殿前春季电察天军顶天扶朝纲靖王合千岁。

对于太平军北伐的看法,当时,整个太平天国上下都认为有李开芳、林凤祥等人前去进攻北京,北伐战争就一定会大胜。但是谁也没有想到,这次北伐不仅没有胜利,还损失了李开芳、林凤祥这样的太平天国悍将,其实北伐军太平军遇到的最大敌人不能算是清军,而是不可抵抗的自然环境。北伐军一路到达天津之后,就进入了冬天。因而太平军北伐的失利,此不但使太平军广西、湖南最先加入太平军的陆军精锐丧失殆尽,而且在日后亦最终导致了太平天国政权的逐慢消亡。后来忠王李秀成总结天朝十误时,最先一误就是:误国之首,东王令李开芳、林凤祥扫北败亡之大误。

本文由www.887700.com-新萄京棋牌官网发布于历史,转载请注明出处:太平天国英武猛将李开芳北伐兵败冯官屯,临刑

关键词: